◎ 关于 馬克丹尼®
• M&D 音響資訊發佈
• M&D 揚聲器設計哲學
• M&D 揚聲器說明書
◎ M&D 音響產品
• Fantasia 系列聲音系統
- Fantasia-Cello 落地式揚聲器
- Fantasia-S 落地式揚聲器
• Apollo 系列揚聲器
- Apollo-I 落地式揚聲器
- Apollo-II 落地式揚聲器
- Apollo-Center 中置音箱
• Aragorn 聲音系統
- Aragorn-Monitor+ 書架音箱
- Bass Extender 低音延伸腳座
- Omni-Harmonizer 全向超高音
• Muse 系列揚聲器
- Muse-Center-a 中置音箱
- Muse-IIa 落地式揚聲器
- Muse-III 落地式揚聲器
- Muse-Mini+ 落地式揚聲器
• Maximus 書架揚聲器
- Maximus-Monitor-MKII
- Maximus-Ruby-MKII
- Maximus-Mini-Monitor
- Maximus-Mini 迷你音箱
• Maximus 無線揚聲器系統
- Maximus-Opal-air4 無線音箱
• M&D 音箱顏色選擇
- 標準箱體顏色
- 特殊箱體顏色
- 客戶訂制產品
• 其它 M&D 產品
- Omni-Harmonizer 全向超高音
- Maximus-Stand-I 腳座
- Maximus-Stand-II 腳座
- Maximus-Stand-dir 腳座
- Switch Box 揚聲器開關盒
- Ex Crossovers 外部分音器
- Maximus-Wallset 牆掛組件
• FAQ 常見問答
• 停產揚聲器及其它產品
- Maximus-Monitor 書架音箱
- Maximus-Sapphire 書架音箱
- Maximus-Topaz 書架音箱
- Muse-Ia 落地式揚聲器
- Muse-Sub 超低音
- A-400 功率放大器
- Arch-3/4 音響架系統
- Maximus-Monitor+ 書架音箱
- Maximus-Diamond+ 音箱
- Maximus-Ruby 書架音箱
- Maximus-Mini+ 迷你音箱
◎ M&D 聲音驅動單元
• Dreams AMT 中高音驅動器
- DM-1a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2b 超高音AMT驅動器
- DM-3a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4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4a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5a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6b 寬頻AMT驅動器
- DM-7b 寬頻AMT驅動器
• SX 超線性衝程低音驅動器
- SX4.0 四寸低音單元
- SX5.5 五寸半低音單元
- SX6.5 六寸半低音單元
- SX8.0 八寸低音單元
- SX10 十寸低音單元
- HX5.5 五寸半低音單元
- HX6.5 六寸半低音單元
◎ 獎項及產品報導
• Fantasia Sound Systems
• Maximus-Monitors
• Ruby/Sapphire/Diamond
• Maximus-Minis
• The Wireless Speaker
• Apollo Sound Systems
• Aragorn Sound System
• Muse series Speakers
• Omni-Harmonizer
• Other M&D Products
• Award & Certificate
◎ 與我們聯絡
• M&D® 辦公室
• M&D 網購服務
  
  
 
 
FMD, 一項極其重要但長久被忽略的指標
 
 
         大型落地式喇叭系統發出的聲音總會比小型書架揚聲器要好些? 一般說來確實如此,前者通常擁有較大的振膜面積及功率承載力,能夠較為自如地應付音樂動態要求,在總體上也有著較低的 FMD 失真表現。
 
         FMD (頻率調制失真),俗稱 “Doppler”(都卜勒效應)失真,是一種自然的物理現象,當一個振膜必須同時發出兩種以上的聲音(頻率)時就不可能避免,只不過是嚴重程度的問題罷了。
 
         FMD 的失真程度,通常採用頻率擺移指數來說明,例如:某驅動器在一定的音響輸出功率下(例如100dB),某個低頻信號(例如50Hz)可能對某一高頻音調(例如2500Hz),當喇叭音盆前後振動時會造成了多少的頻率擺移情形(例如在 ±20Hz 範圍內)。
 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 根據實驗得知,人耳所能感知的最小頻率偏移,約在 1% 以內;相對於人耳在響度差異上的遲鈍性而言 (最小辨識度1dB, 相當於 20% 的音量功率差異),我們對 FMD 上的要求是要靈敏得多了!
 
         常見被標示於各種音響設備、用來作為參考的諧波失真(Harmonic Distortion),因為和基波是呈倍數關係的,在適度控制情況下一般並不對聲音再生產生傷害,在某種程度上反而可能造成聽者的豐富感;眾所周知,真空管(膽機)放大器所產生的偶次諧波失真遠高於電晶體功放,然而在許多情況下發燒友仍然覺得前者更加耐聽或舒服,這是很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 但是,由於 FMD 和非線性系統所產生的非諧性失真,對聽者而言則是極其不舒服的,因為 FMD 觸犯了音響心理學中兩個最重要的感受:音質感 及 和諧感 (sense of tone quality and consonance)。

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由於 FMD 屬於一種瞬變型態的失真情況,是很難被測試並標示出來的,而且,即使是在線性 (低失真) 系統中操作時也不能免除;而最重要的,一旦揚聲器系統在完成設計組合之後,是沒有辦法進行任何改善的

         因此,FMD 這個主題長久以來很少被討論到、或者為喇叭設計工程師們有意無意地被忽略了
 
         FMD 在 2-way 系統之中要較 3-way 系統嚴重得多,尤其是在重播深度低音之時,這是因為 2-way 系統的低音單元,要承擔的工作頻帶寬得多的原故 (典型為 40Hz-2.5KHz,超過了 6個音程)。 簡單地說,FMD 對重播音樂時的污染程度,取決於兩項主要指標:
 
1) 施予在每個驅動器(音盆振動)的擺移量大小。
 
2) 施予在每個驅動單元上的工作頻寬大小。 
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 就音盆擺擺移量 vs. 工作頻寬而言,顯然對傳統 2-way書架揚聲器的低音喇叭非常不利,因為它的低音單元尺寸較小且需承載高達 5-6 個八度音程的工作頻寬,因而確有必要設法降低(分頻點);而大型振膜/落地系統的音盆擺擺移量(尺寸較大)及分頻點通常較低,可以獲得較佳的 FMD 污染指數。 在主觀上,對書架型喇叭普遍都有如“比較緊張”、“不耐久聽”等負面論述;對一些大型的落地系統,尤其是那些具有靜電式或號角驅動單元的喇叭,儘管在頻率響應等特性上並不特別理想,然而經常得到如“音色透明開放”、“音質無染色” 等良性評語。
 
         以 馬克丹尼 的  Dreams DM-1 寬頻 AMT驅動器为例:它具有很大的總體振膜面積,約相當於 50只的 1吋 球型高音,因此可以產生極低的 FMD 重播輸出,它在這方面的表現相當接近於靜電式驅動板,但在重播音壓及動態再生的能力上則又遠勝於靜電式了;更由於它能做到約 5個音程 的寬頻特性,可有效地將傳統 2.5KHz 的分頻點降至 800Hz同時確保了所匹配的低音喇叭單元也能有著較為優良的 FMD 表現
 
 
 
 
 
  
  
Mark & Daniel Audio Labs, Copyright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since 2004